一位父亲陪女儿参加高考。晚上住旅馆开房时,服务员小姐瞧了瞧父亲,然后问道:是什么长?校长,院长,庭长还是?父亲莫名其懂,正要。女儿抢着说:哦,是家长!服务员听后,给了两间房的钥匙。
  大林乡下单身了半辈子的二叔,花甲之年竟然又找了个老伴。大林听说后,自然是高兴万分,礼拜天带着儿子去看望。到了那儿,一看见慈眉善目的二婶,大林连忙招呼儿子:“快叫二奶!”儿子挠挠头没吱声。大林有点尴尬:“你这孩子真不礼貌!”儿子小声嘟哝:“你们骗我吧?二奶都是年强漂亮的,哪有这么老的二奶?”
  欧阳凌风在唐朝是个优秀的刺客,今天他要去杀一个人,他叫白云霄。欧阳凌风来到白云霄的书房外,只见门前有两个身穿防弹衣,手持AK47,背着加特林的守卫,站在白云霄的书房外。欧阳凌风见此情形,蛋定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中华,抽起了香烟,看了看四周。于是欧阳凌风又从兜里掏出了几张百元大钞,对着门前的两个守卫说道‘门票是多少,大爷有的是钱’。门卫说道‘来者何人,快快报上名来’凌风曰‘哎,连大爷我都不认识,看来你们这辈子是白活了。’其中一个门卫说道‘看你的外貌的确酷似潘长江。’只见两个守卫顿时哈哈大笑。
……
  按照家庭分工,我负责为小宝掏耳朵。某日,老婆在检查小宝的左耳后郑重发表意见:“小宝啊,你的耳屎也太多了。”接下来就批评俺没尽到责任。俺满腹委屈,扯过小宝的右耳看了看说:“挺干净的啊。”老婆很不服气。
  经过认真核实和研究,得出一个充满疑问的结论:小宝的左耳眼确有耵聍,但右边那只的确很干净。
  对此,俺颇不以为然:“还不是你平时嚼得太多了呗,所以小宝的耳屎就生得多撒,好堵住门口,少放些噪声进来。”
  那为什么左边有右边就没有呢?老婆非要闹个明白。
……
  蚂蚁对着树上的雄鸟大叫:“小样,有本事下来单挑。”雄鸟:“爷张开嘴在这等着,你快点爬上来。”蚂蚁大怒:“好大的口气,你等着。”说着就一个劲地往树上爬。雌鸟凑过来对雄鸟说:“相公,你就下去把它解决不就得了。”雄鸟回道:“你懂个屁,飞下去多费劲啊!我先打个盹,那小子上来好要好一会呢?”
  人力资源部的门被推开,应聘者局促地走了进来,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把一张登记表扔给了应聘者,应聘者填写好之后将登记表交给工作人员,然后,出去等候面世。过来半个时辰,只听里面喊道:“马三皮?谁是马三皮!”重复了三遍,没人答应。工作人员出门看了应聘者一眼,问道:“你不是马三皮吗?怎么不应声!”应聘者说“我不是马三皮,我是马波!”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表格,当时脸就绿了。
  一次去医院看病,医生一见我就对我说:你怎么这么久没来了,我想死你了
  我:你是想我死吧?
  医生:怎么会呢。
  我走时他对我说:常来哦!
  公司业绩糟糕透,
  女友跟人走。
  失恋又下岗,
  席梦思上,
  半夜数绵羊。
  酒吧啤酒喝不够,
  帅哥变猪头。
  莫道不消魂,
  世态炎凉,
  人比黄瓜瘦。
  老王在讲台上讲得口干舌燥,忽见小明在下嬉戏,火冒三丈!刚想发作,忽忆起昨日一同仁因冲动被全校通报,立即强压住了那股无明业火,装出笑颜——
  小明,这一段“号令召三老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”,是《陈涉世家》里的原文,你来翻译一下。
  小明(很豪气):陈胜发了命令!那三个老人,哦,还有一个啥豪杰,来!领钱钱!会计,别啰里啰嗦整快一点!……
  众学生大笑!
  老王气得炸了锅,拿起书‘啪!’地扔了过去……
  老婆和她大姨妈可算是亲热透顶了。每次大姨妈要来,老婆都会提前做准备:卫生用品一大堆不说,还要一而再,再而三的叮嘱我如何如何,生怕我对她们照顾不周:炒菜做饭洗衣裳,洗碗拖地抹桌椅,送茶倒水轻声语。。。。稍有怠慢或不周到,大姨妈走后我就只有睡冷板床的份!老婆的大姨妈呀为了你,我要受多少罪呀:一月一次,一次两三天甚至四五天,一年来一次也就罢了,还要月月来,年年来,其实呀,照顾你们两个也无所谓。只是在我半年甚至一年才回家跟老婆相聚那短短几天的时候,就麻烦你老人家不要来打惹了,拜托哦!